丘吉尔故意抽雪茄把宋美龄熏晕过去雪茄和权力才是男人的

集美貌、财富、权力、荣誉于一身的宋美龄,是蒋介石的第四任妻子,也是活跃在民国舞台上的一个关键人物。这位敏锐聪颖、长袖善舞的贵妇人,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说六国语言,在国际政坛上左右逢源,是蒋介石最倚重的外交助手。蒋介石曾不无感慨地说:“夫人的能力,抵得上20个陆军师。”

不过,气度雍容,在欧美政坛颇有人缘的宋美龄,也曾遇到过令自己烦心的人,那就是英国首相丘吉尔。

平心而论,丘吉尔算得上是个英国绅士,他曾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宋美龄是他在世界上最欣赏的少数女性之一,她的骄矜和妩媚,都让人极为心动。有一次,丘吉尔还悄悄对美国总统罗斯福说:“这位中国女人,可不是弱者!”

但丘吉尔有个让宋美龄很头疼的爱好,那就是抽雪茄。据说,这位长相酷似斗牛犬的首相,一生抽了25万支雪茄,总重量高达3000公斤!虽然宋美龄本人也吸烟,但在遇到充满雄性荷尔蒙气质的雪茄时,还是被忍不住被呛的直皱眉头。

当然,如果丘吉尔得知此事,也只会付之一笑,毕竟,对这位伟大的政治家来说,雪茄和政治才是男人的,至于女人?那只能排在第三位了。

说到雪茄,鲜为人知的是,最早享受它的是美洲的原住民,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后,看到当地的印第安人无论男女,嘴里都叼着一根点燃的“木头”,那就是雪茄的雏形。随后,哥伦布就将这种奇怪的东西带回了欧洲。

从进入文明社会的第一天起,雪茄就成了富人们的宠儿,它是品味和财富的象征,更具有声望、成功和“社交能力”的永恒属性。

诗人们把抽一支上等雪茄的乐趣比作“激情之吻”,而鉴赏家们则认为,雪茄的味道就像美酒的芬芳。正如一位法国作家所言:一支雪茄可以“让孤独的时光充满无数优雅的事物”。

雪茄与文学、雪茄与艺术、雪茄与政治、雪茄与女性……在近现代历史和文化生活中,处处可见雪茄的烟雾。美国作家巴那比·康拉德三世就是一位涉猎广博的雪茄文化爱好者,在《雪茄》一书中,他用生动活泼的文字,配以上百张罕见的插图,向我们讲述了抽雪茄这种“魔鬼习惯”的迷人历史。

在巴那比看来,雪茄是一种高雅的资产阶级艺术形式,一种国际性商品,一种承载着如此多维度的神话标志。许多经典的历史时刻里,雪茄总是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柯妮格拉茨战役中,俾斯麦走过大屠杀现场,打算再抽最后一支雪茄,但他看到了一个受了致命伤的龙骑士,于是他点燃雪茄,放进了这个可怜人的嘴里;

拿破仑时期,马歇尔·内伊元帅即将被自己的部下处决,他要求抽最后一口雪茄,这个请求现在已被公认为死刑犯的权利;

意大利政治家马齐尼向前来暗杀他的人赠送雪茄,这使那些恶棍深受感动,纷纷跪下请求他的原谅;

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在访问威尼斯时,对这座“水城”的魅力不屑一顾,因为“那里没有优质雪茄,大人,所以我离开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地方。”

在大部分时候,雪茄被视为政治和权力的象征。而最著名的抽雪茄的政治家,当然是英国首相丘吉尔。

据统计,丘吉尔每天至少要抽10支雪茄,二战期间,为了让这位首相时刻保持高昂的斗志,雪茄公司每年送给他5000支雪茄,以确保他的嘴里永远叼着一支雪茄。而丘吉尔最喜欢的一款7英寸48环径的雪茄,更是被命名为“丘吉尔”——这款雪茄将与这位首相一同名垂千古。

除了丘吉尔之外,大部分美国总统都是雪茄狂热者,比如第21任总统切斯特·亚瑟,这位享乐主义者最喜欢的,就是在晚宴后来上一瓶香槟,点燃一支雪茄。还有托马斯·马歇尔,这位副总统曾说过一句名言:“美国线美分的优质雪茄!”

随着时代的进步,雪茄不再是男人的专属,一些时髦女性也抽起了这迷人的东西。许多著名演员都有抽雪茄的习惯:

女演员乌比·哥德堡从十几岁时就开始抽廉价雪茄;《雪茄》杂志的、超模琳达·伊万格力斯塔承认自己是个雪茄迷;1994年,麦当娜在大卫·莱特曼脱口秀上抽了一支雪茄,引发了人们的热议;莎朗·斯通、黛米·摩尔、艾伦·巴金和朱迪·福斯特,也都是忠实的雪茄爱好者。

在一部法国电影里,一位俏皮的巴黎风情女郎被训练成完美的女人,在无数的社交技巧中,她被教导挑选一支上等雪茄,并将它送给一位绅士。作者写道:“一旦女人了解男人的口味,包括雪茄,一旦男人知道什么能让女人开心,他们就可以算是天作之合。”

从雪茄在政治和权力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到雪茄在文学和艺术发展历程中的作用,以及选择和品吸雪茄的方法,这本《雪茄》就像一个储量丰足的雪茄贮藏室,能供所有的雪茄鉴赏家和爱好者鉴赏玩味,也能帮助我们在纷乱的生活中,找到一份宁静平和。正如匈牙利钢琴家弗朗茨·李斯特所言:抽雪茄可以“关上通向庸俗世界的大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2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最新平台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