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针外交、红裙铁娘子……美国首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逝世

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前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的家人在社交网站上宣布,当天早些时候,奥尔布赖特因为癌症去世,终年84岁。

美国总统拜登周三在一份声明中向奥尔布赖特致敬,称她是一支“力量”,并表示在90年代他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任职期间与她合作是他参议院职业生涯的亮点之一。

“当我想到玛德琳时,我将永远记住她的热情信念,即‘美国是不可或缺的国家’,”拜登说,他下令白宫和其他联邦政府大楼等场地降半旗,直至3月27日。

据报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妻子希拉里当天发表联合声明,哀悼去世的奥尔布赖特。他们称奥尔布赖特是“美国最优秀的国务卿之一、杰出的联合国大使、杰出的教授和非凡的人”。

作为美国美国有史以来的首任女国务卿,以爱穿红裙而著名的第64任美国国务卿马德琳·科贝尔·奥尔布赖特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国际政治舞台上,格外引人注目。在她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奥尔布赖特以佩戴胸针或装饰别针来传达她的外交政策信息而闻名。

1937年,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出生于前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的一个外交官家庭。童年的奥尔布赖特经历曲折。由于二战,年幼的奥尔布赖特不得不跟随家人一起四处逃亡,躲避战火。1949年,12岁的奥尔布赖特才最终在美国定居。奥尔布赖特的人生道路也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

年轻时的奥尔布赖特勤奋好学,曾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1976年,奥尔布赖特首次涉足政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曾在多名总统手下任职,也曾于1993年至1997年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由于其出色的表现,1997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任命奥尔布赖特为美国第64任国务卿。在任期间,奥尔布赖特以爱穿红裙、坦率坚决的个人形象和性格特点著称。

据外媒报道,奥尔布赖特意识到自己作为开拓者的角色,并经常谈到成为第一位领导国务院的女性所面临的挑战。

奥尔布赖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我担任国务卿的时代,当时的环境和现在很不同。当时很多人认为,女性不可能成为国务卿,当时也有很多奇怪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女性很适合外交这项工作。原因就是,女性很容易用自己的脚试穿别人的鞋,作为好的外交官,你必须能很好地理解别人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当赖斯当上国务卿以后,当时我七岁的外孙女说“为什么我的外婆当上国务卿人们都会很意外呢?只有女孩才能当选国务卿啊!”现在,在她的年代,女性能够当选国务卿已经是很平常的了!如果质疑这个问题是很可笑的。但是当时提名我的时候,人们都在因为我的性别而质疑我。”

奥尔布赖特认为,“要为女性争取的当然是平等,在整个社会中同男性一样的平等,但更主要的,是要争取自主选择权。”

所谓“自主选择权”,奥尔布赖特解释说,并非所有的女性都想成为领导者,并非所有的女性都对政治感兴趣,但至少,当她们想的时候,她们有机会,她们可以选择。

与奥尔布赖事的人曾经评价道:“我钦佩并欣赏她的思维方式,她是个非常诚实的女性,遇到问题迎刃而上,不避不闪。”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曾经明确表示,欣赏奥尔布赖特那种不拐弯抹角的直率。

马德琳·奥尔布赖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务卿,被美国媒体称为“与克林顿总统珠联璧合,创造了一个时代”。作为叱咤世界政坛的外交官,奥尔布赖特有使用胸针表达自己情绪和谈判意图的习惯,这一独特习惯被媒体称为“胸针外交”。

在奥尔布赖特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因波斯湾战争和伊拉克政府开始接触以后,就因为强硬的作风,被伊拉克人形容像一条蛇一样。一个月后,当她和伊拉克外长阿齐兹会面时,就是戴着一个蛇形的胸针。从此,她的“胸针哲学”开始引人注意。

当与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会面时,奥尔布赖特佩戴的是一个象征美国权势的老鹰别针;每次出使中东地区,通常会戴着象征和平的金色鸽子,或是不达目的绝不终止的山羊造形胸针。在欢乐的场合,奥尔布赖特会戴个热气球在胸前;有时候为了表达诚意,就别个小天使。

奥尔布赖特在《解读我的胸针》一书中提到这样一个细节:普京曾告诉克林顿,他经常会试图解读奥尔布赖特胸针的含义。而有一次,在与时任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会谈时,奥尔布赖特戴了一枚箭形的胸针。“这就是贵国的拦截导弹吗?”伊万诺夫指着胸针问奥尔布赖特。

“是的,而且您也看到了,我们懂得如何把它们做得很小。所以你最好做好谈判的准备。”奥尔布赖特针锋相对地答道。

佩戴胸针,既是奥尔布赖特最具个性的身份标志,又是她最富魅力的特色表现。她不无幽默地说:“把我的脸与别人的脸搞混——在我的记账簿上——属于轻罪,但对我的胸针视而不见就属重罪了。”

奥尔布赖特十分看重与中国的关系,她曾先后5次访华。她在回忆录中说,“美国在亚洲的最复杂关系,是和中国的关系,这个关系需要长年不断地进行照料。”

奥尔布赖特表示,在处理对华关系问题上,美国需要有一个非常长远的思考,美国不应视中国为敌人,而应当期待中国的经济改革成功。奥尔布赖特意味深长地说,150年前,法国政治学家托克威尔曾预言,美国和俄国的关系将塑造未来世界之命运,但如果托克威尔在21世纪能够重临世界的话,他也许不会忽视俄罗斯,但他肯定会先写到中国。

在奥尔布赖特退休期间,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进行了特别严厉的批评,她称他为现代美国历史上最不民主的总统。

2020年8月,当被《今日美国》问及她如何定义勇气时,奥尔布赖特回答说:当你坚持你所相信的东西时,它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你会因此而受到批评。”

新冠疫情爆发后,奥尔布莱特于2020年参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访谈节目时,呼吁各国在面对疫情时要保持团结,不要分裂。她说,目前的严峻形势和疫情之后的重建工作都需要合作,包括美国和中国的合作。

“你不可能独自解决所有问题。气候变化会影响每个人,核扩散和流行病也是如此,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外交手段,努力发展伙伴关系、共同合作。”奥尔布莱特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最新平台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