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斯:唯一一位活着拿到荣誉勋章的“良心拒服兵役“

在星汉灿烂的荣誉勋章获得者中,德斯蒙特·多斯(Desmond DOSS)一定是最为特殊的一位。他是为数不多的和后来拳王泰森一样的“良心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却以另外的方式履行着自己作为军人和爱国者的职责。2016年,一向以暴力、写实著称的导演梅尔吉布森以他为人物原型拍摄了《血战钢锯岭》,以一种让人肾上腺素爆炸的方式体会了多斯下士不平凡的军旅生涯。那么,真实的多斯和好莱坞导演镜头下的形象究竟有多大的差异呢?

多斯于1919年2月7日出生于佛吉尼亚州的林奇堡。青年时的多斯因为大萧条的到来被迫于九年级辍学工作,以赚钱补贴父母姐妹家用。多斯的童年确实有阴影,他的父亲酗酒,正好那个时期美国大萧条,整个家庭弥漫着恐怖。终于有一天多斯的爸爸和多斯的小舅舅都喝大发了,于是多斯的爸爸拿枪差点杀了多斯的小舅舅,而这时多斯的母亲上前去阻止了并报了警,多斯这时候才回到家看到了后阶段发生的事情:他的爸爸被警察铐走。于是多斯决定从此不碰武器。在二战爆发之际,他正在一个海军造船厂工作。美国卷入世界大战后不久,他于1942年4月1日与教会认识的女友订婚后不久便应征入伍,并很快补充进刚刚回到陆军现役部队序列的步兵第77师在南卡州杰克森堡的训练营。因为受到母亲的感染,他从小就是一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成员,这样虔诚的信仰使得他不能提枪上战场,只能救人。于是他想作为一名战斗医护兵为国效力,碰巧就被分到了一个战斗步兵连(307步兵团1营B连),作为下属第二排的医护兵。显然,他坚持不带枪的信仰和这里血脉偾张的战友们有些格格不入。上级指挥官把他视为累赘,想尽办法刁难,冷嘲热讽,甚至以他拒绝服从拿枪命令为由把他送上军事法庭,妄图让他彻底滚蛋;同袍们也对这个“怪胎”没啥好眼色,对于这样一个“不会拿枪,装腔作势的废物”态度轻慢,甚至有人威胁他说“等上了战场,我确保你一定不会回来!”这些都让年轻的多斯看在眼里,反而使得这个操着慢吞吞南方口音的佛吉尼亚男孩决心更加坚定。他得在秉承上帝的训诫同时卫国效力,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价值。

机会终于来了,他随大部队参加了瓜岛之战和后来的1944年菲律宾战役。多斯不惧敌人的炮火威胁,穿梭于战场之中,为受伤的战友提供力所能及的简易治疗。这样英勇的行为逐渐获得了同僚的肯定,也为他赢得了第一枚铜星勋章。1945年4月的冲绳战役中,77步兵师在进攻钢锯岭的过程中遭到日军的顽强抵抗。他所在的连队在占领悬崖后不久遭到了日军火力的反扑,指挥官下令撤退的时候抛下了75名分散在战线上的伤员。这时候多斯不顾寻求掩护的命令,毅然决定要凭借一己之力拯救这些战友。因为在进攻时他和另外两名战友利用登陆艇遗留下的货网在绝壁上建立了简易的攀岩工具,于是他冒着日军各类武器的炮火,一个一个地把受伤的战友用这个攀登网送到安全地带。5月2日,在同一个地方,他冒着日军的迫击炮火,深入战线天后,他再次冒着枪林弹雨为两名不幸断后的伤员医治,并来回四次把他们拖回了安全地带;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甚至还帮助了一位炮兵军官,甚至敌人脱离炮火炼狱。在一个夜晚,他和战友经过了日本兵的一个巢穴,被突然扔过来的手榴弹吓蒙了。说时迟那时快,多斯一脚踢开,最后手榴弹在空中爆炸,炸伤了多斯的腿。之后多斯坐在原地冒着日军的炮火坚持等了5小时担架才过来,但是没抬两步,多斯发现有战友比他伤势更严重,在权衡了轻重缓急之后,多斯毅然把战友的生命置于首位,决定把担架让给战友,自己走下去,而这时他被日本狙击手打中胳膊,再次负伤。不过好消息是,这次终于把他撤下来了,在整个战役期间,多斯一共有4次负伤,获得了象征三次荣获紫心勋章的两枚橡树叶勋饰紫心勋章。

(多斯和另外两位士兵一起用货网做了一个简易的攀岩的道具,没想到这为日后抢救伤员立下大功)

1945年10月12日,经过漫长的审批,上等兵多斯在白宫南草坪由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正式授予了荣誉勋章(正式的命令于11月1日发出)。杜鲁门表示为多斯的英勇行为感到骄傲,获得这项最高军事荣誉是实至名归的,总统也特意为他做出的牺牲做出了感谢。同时因为他勇救战友的英勇行为,获颁了象征两次获得铜星勋章的橡叶饰,晋升为下士。这不但是难得一见获得美国最高军事荣誉的非战斗人员,同时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良心拒服兵役者”。在他的鼓舞下,越南战争期间也有两位“良心拒服兵役者”成为医护兵在战场上勇救战友而光荣牺牲,追授荣誉勋章。因此他也是唯一一位活着获得荣誉勋章的“良心拒服兵役者”。

然而多斯战后的生活并不容易。1946年感染的肺结核使得他因为多次负伤本来就千疮百孔的身体状况更加糟糕,到1951年8月光荣退伍时,他被鉴定为全身90%残疾,接受了将近五年半的治疗。因为战争,多斯失去了劳动能力,他的妻子变成了家里的劳动力,去考取了护士职称,全职工作,增加家里收入。多斯兑换了政府给的保险,买了一个四亩地的小房子。他和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平时在小房子的草坪里种植一些水果和蔬菜,但是最后为了全面维持生计,那块草坪拿来耕作用了。之后多斯健康允许,开始尝试做一些兼职,比如维修工,家具工等等。1976年以后,完全失聪。1988年接收人工耳蜗手术才恢复听觉。晚年的他除了1961年代表其他荣誉勋章获得者前往白宫接受时任总统肯尼迪的接见外,远离公众视野,几乎默默无闻。2006年3月23日,饱受健康问题困扰的多斯去世,以全副军礼下葬于田纳西州查图怒加市国家公墓。为了纪念这位以特殊方式为国效力而获得崇高荣誉的战士,位于华盛顿的美国陆军里德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栋新的大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最新平台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