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获海外大奖这个85后中国小伙让外国人迷上了屈原的《九歌

看上去他只是个朴素的理科工程师,内心却深深迷恋于中国传统文化,多次将它们从文字变为画卷。

他用当代领先的CG技术展现出了中国水墨画的精粹,被视作新时代的壁画。让中国传统文化在千年后释放出全新的生命力。

不光收获了全球最顶尖美术与设计大奖ADC(Art Director Club)Award一百周年金奖,如大师达利、安迪沃霍尔也曾获得该奖。

又在最近拿下日本插画大奖唯一金奖,激起了海内外艺术家对中国传统神话传说的兴趣。让日本插画协会会长蟹江隆広不禁发问,“这是根据中国古老的故事改编的吗?我太想知道那个故事了。”

评委Ailun Jiang说这组卷轴画“仙气十足”,“用具体多样的人物表现神性,类似于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人文精神。”

胡特从小就喜欢中国传统文化。最早他看蔡志忠的百家漫画,后来爱上了《三国演义》和《道德经》等作品,并一发不可收拾。

他着迷于中华文化中的人本主义,它的包容性和革新性,以及各地文化不同的色彩。

所以当2020年,GGAC全球游戏美术概念大赛以“山海有灵”为题征稿,胡特一瞬间想到战国时期楚国奇幻的地方文化,以及其中最著名的文艺作品——屈原的《九歌》。

当时因为美国严重的疫情,他长时间在家办公,已经分不清生活和工作的界限。再加上加州山火肆虐,天色每日通红,空气中弥漫着烟尘,仿佛在火星上生活,心情始终被压抑着。

反倒是创作带来的精神寄托,使他一直坚持着尽力从工作日抽出一两个小时创作,周末则用8到9个小时,耗费了三四个月,最终才完成了《九歌》。

东皇太一、东君、大司命、少司命、湘君、湘夫人、云中君、河伯、山鬼…….神有神性,更有人性。几乎每一篇都内含一个凄美的故事。

胡特尤其喜欢湘君和湘夫人的故事,两位神明彼此恋慕却爱而不得,于是有了“沅有茝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这样的千古名句。

在屈原之后,无数艺术大家以此为题进行再创作。他们对不同神明进行勾勒,却少有人把《九歌》创作成《洛神赋图》一般的长卷,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于是胡特决定用CG的方式,将九歌宏大的世界观用长卷的形式展现出来,填补这个空白。

“你的想象,既要“真实”、合理, 也要有楚风,符合神的气质,得拿捏得适度。”

他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九歌》背后的历史人文知识:了解楚国的图腾含义,寻找出土文物作为原型,将文中的动植物对应到生活里,对建筑、服饰、器物进行系统化的整理……

《九歌》小到毛发,大到祥云和光的流体模拟,全都要由他一个人运用CG领域不同的技术去完成。

胡特本科就读于东南大学软件学院,研究生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系,后来又在行业顶尖的特效公司、游戏公司和动画公司工作,这些经历为《九歌》的诞生提供了基础。

而在全三维的基础之上,胡特还将国画中独特的水墨技法融入其中,为此他还研究了特别的系统达成效果。

在欧美获了全球最顶尖的美术与设计奖项ADC Award一百周年的金奖,胡特是获奖者中唯一一个以个人创作者的身份获得金奖。

胡特生于甘肃,父亲是油画家,母亲是研究中国画的美术老师。得益于艺术家庭的氛围,3、4岁开始就表现出了在绘画上的天赋。

从拿着粉笔在地上画大画到小学时开始画国画、再到画素描水粉,在不同类型艺术的交汇中,他不断地加深了对艺术的理解和热爱。

也是因为父母的工作,胡特从小就跟着他们东奔西跑,早早就对不同的地方文化有了兴趣。随着审美的养成,他意识到传统艺术中有很多很时尚、很现代乃至永恒的东西。

“从诸子百家到二十四史,几千年文明中有太多太多好的题材,我想我们应该共同努力用现代的技术和艺术手法去讲好中国故事。”

从中国传统艺术中汲取养分,是胡特一直努力的方向。他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中国艺术家不仅仅学习西方和日本的好东西,也学好传统文化中真正优秀的东西。

他佩服屈原。一个写出《天问》, 又写出《离骚》的大师,上下而求索的探索精神也是他一直希望传承的。

他感慨,“《九歌》中有着很多丰富的内涵、元素和故事,所以历代名家都有所创作。我们这代,应该用我们的方式去表达我们历史文化中优秀的东西。”

在《九歌》之前,他就以中国古建筑为原型创作了一组《逍遥游》,拿下15届金龙奖最佳插画奖金奖,还带到法国参展南特科幻节。

金龙奖这样评价,“根据对中国不同领域不同时代建筑的幻想,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古至今,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表现了中国建筑的壮美。”

法国南特科幻节,“在塑造出令人惊叹的视觉的同时,胡特的作品流露出他对生活和世界充满乐趣和探索欲望的思考。你会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广阔的想象力,但是更会感受到童真、温暖和自然。”

前年创作了长近40米的画卷《六臂天女巡游图》,获得了communication Arts 卓越奖,第17届中国动漫金龙奖。

胡特看上去很质朴:生活简单,两点一线。他自己总结生活如“苦行僧”,大学四年没泡过吧,没谈过恋爱,也不迷恋游戏,只是沉浸在CG世界里。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怪。

胡特刚考上东南大学软件学院时,曾试图转到喜欢的建筑系去。但就在那一年,《指环王》、《蜘蛛侠》等大片在国内热映,他被里面的特效所震撼,跑去查资料,才知道这些效果都是以计算机图形学为基础,从此确定了研究的方向。

他把自己多年积攒的美术功底与计算机的理性思维相结合,过去用画笔画画,现在是用数学和代码画画。

他非常开心,“计算机图形世界是一个电脑技术虚拟化的世界。每次作画时,都感觉自己正在创造一个世界,那里可以有神仙,也可以有怪兽,这种世界由我做主的感觉特别奇妙。”

他自觉幸运。最早就在迪士尼实习,毕业后直接进入全球知名的美国艺电公司总部,经历了好几个AAA项目的洗礼后,随后又加入特效行业祖师级的工业光魔总部。

也是在工业光魔,参加了《无敌破坏王》、《星球大战》等项目,同时他加入了获得奥斯卡特别贡献奖的VR电影项目《血肉与黄沙》,在其中担任技术美术负责人。

这是继19年前给第一部三维动画《玩具总动员》授予特别成就奖后,再一次颁奖,对电影技术的革新有重大意义。

胡特热爱自己的工作,他觉得要做成功的艺术家,在技术上、审美上、意识上都应该不断地扩大自己的视野和心胸,而不只是局限在艺术的天地里。

所以他是工程师,又是艺术家。他保持了对技术的探索欲,又有艺术家对美的感受和理解,如此才能创作出《九歌》这样的作品。

他说自己要向宫崎骏老爷子学习。宫崎骏八十多岁开始学习3D动画,他也想成为这样的永葆童心的人——永远好奇,永不止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最新平台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