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民间故事丨那些被遗忘的传奇

民间歌谣、神话传说、英雄史诗作为人类早期形成的文学体裁,表明了人类是社会精神财富的创造者

虽然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很久”到底有多久,“很远”又离我们有多远,但始终相信那里一定发生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哈萨克族是我国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之一,悠长的哈萨克历史在发展过程中,像其他民族一样,也孕育出了许多富有传奇色彩的民间故事。

迦萨甘的长相和现在的人一样,有耳能听,有眼能看,有嘴巴可以讲话。迦萨甘创造了天和地。当时天地都很小,天只有老鹰的翅膀大小,地只有马蹄大小。

迦萨甘把天地做成三层,地下、地面、天空。当时私下分六层,而天空有七层,每层之间相隔3500年,天神可以在每层之间通行无阻。那时候,天地一片黑暗,寒冷无比,于是迦萨甘就用自己的光和热创造了太阳和月亮,从此天地变得光明而温暖。

后来迦萨甘又发现大地太空旷,没有生命的痕迹,他便寻思着给大地创造生命主人。于是迦萨甘在大地的中心栽了一棵生命树,生命树长大后结出茂密的灵魂,灵魂就像鸟儿一般可以飞翔。

这时迦萨甘照自己的样子用黄泥捏了一对空心小泥人,并在他们的肚子上剜了肚脐眼。然后取来灵魂,从泥人的嘴巴里吹进去,这对泥人便有了生命,他们就是人类的始祖,男的叫阿达穆阿塔,意思是“人类之父”,女的叫阿达木阿娜,意思是“人类之母”。

两个小人长大后,便婚配生子,先后生了25胎,每次都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这五十个人同胎男女不婚,最后又组成了二十五对夫妻,从此人类逐渐繁衍起来,并逐渐发展为25个部落。与此同时,迦萨甘又创造了花鸟虫鱼,牛羊马驼,还创造了狗,帮助狩猎和守护畜群。

霍尔胡特诞生于7—8世纪锡尔河流域的乌古斯—克普恰克联盟时期。霍尔胡特(korkut Ata)20岁时,梦遇白衣人称其活不过40岁。于是他骑上骆驼,开始了寻找永生之行。

一日见路人掘地,上前询问,回之“在为霍尔胡特掘坟”。之后,他走遍了世界的四个角,但总会碰到为他挖坟的人。最后他回到了世界的中心——锡尔河畔,用骆驼的皮做了库布孜(Kobyz)。

霍尔胡特在河面上铺上毡子,坐上去没日没夜地拉起了库布孜。瞬间一切变得安宁:河水停流,鸟兽收声,连死神也被琴声迷惑不敢近前。最终霍尔胡特因为困倦松开库布孜,死神趁机化作毒蛇,攫取了他的生命。

霍尔胡特从此成为死亡世界的统治者,但他仍然帮助活着的萨满们用库布孜的琴音保护人们摆脱死亡。

加嘎勒拜勒部的巴依巴扎尔拜曾有九个儿子,但由于一场灾难使其儿子全部死去。到了巴扎尔拜八十岁的时候,他四十四岁的小老婆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托勒坤,九年后又得一子名为桑斯孜拜。

当托勒坤十六岁时,其父打算给他定亲,但托勒坤想自己物色心上人,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后来他远去亚伊克寻找爱侣。托勒坤由八十名奴仆相随,带着礼物和马匹。

亚伊克谢克特部的汗斯尔勒拜有六男一女,女儿吉别克貌美如天仙,也一心想自己物色心上人。后来在别人的引见下,托勒坤经过一些波折与吉别克相见,两人志同道合、一见倾心。

于是斯尔勒拜接受了托勒坤的聘礼,定下了亲事。但这引起了早就爱着吉别克的别切江等六十多个人的嫉妒,于是他们想除掉托勒坤,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后来托勒坤返回部落,却遭到父母的反对。于是托勒坤一个人去接吉别克。

临行前,他对弟弟桑斯孜拜说,如果他此行遭遇不测,弟弟有责任将吉别克迎娶过来。果然在去亚伊克的路上,托勒坤被别切江等人杀死。

几年过去了,吉别克一直没有等到托勒坤来接她过门,思念使她容颜憔悴,而别切江却认为时机已经到来,便对吉别克说托勒坤早就被自己杀死,只有自己才配娶她。

吉别克听后非常愤恨,向兄长们揭露了别切江的罪行,别切江被处死。而这时的桑斯孜拜已经长大,他牢记哥哥的嘱托,便来到谢克特部。

不料,斯尔勒拜在别人的威逼下,只得将吉别克嫁给阔连,但吉别克抱有一线希望,聪明地周旋和拖延。这时桑斯孜拜赶到。他们二人巧妙地与阔连周旋,骗来阔连的马和宝剑,又经过一场恶战,桑斯孜拜杀死了阔连。后来两人回到加嘎勒拜勒,终于结成夫妻,过着幸福的生活。

关于冬不拉,哈萨克民间流行着几种不同的传说。其中有一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草原上有一个残暴的可汗。与他一样凶狠残暴的儿子,在为他筹办50大寿前的一次狩猎中失踪,可汗命令王宫里的奴仆必须在三天内找到他,谁带来不好的消息,谁将会受到嘴里灌满鼎沸铝水的惩罚。

一个年轻的骑手在一棵胡杉旁发现了可汗儿子的尸体。他找到了草原上最聪明的老牧人,请他帮忙出主意,老人苦思了好久,终于想出了办法:只要不用嘴说,就可以逃脱残酷的惩罚。只见他从房前的树上据下两块最好的薄木板,宰杀了自己的马,抽出马腿上两条长筋。

老人将薄板和长筋做成了一把神奇的乐器。带领寻找可汗儿子的仆役们纵马直奔王宫。来到王宫,可汗坐在他的宝座上,在宫殿的中央摆着一口装满鼎沸铝水的锅。

“你给我带来了王子的消息吗?”可汗冲着老人凶残狂吼。老人拿出昨夜赶制的乐器对着可汗弹起来,凄美的乐声如实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可汗听完暴跳如雷,要处罚老牧人,老牧人神情镇定地告诉可汗,发出声音的是我手里的冬不拉,如果要处罚就处罚它。失去理智的可汗,命令武士处罚老牧人,老牧人拿起冬不拉唱起了心底埋藏已久的积愤。

歌声像火山爆发,可汗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威严,他被愤怒的歌声吓得瘫痪了,从高高的王位上摔下来,摔进那鼎沸的铝锅里。这就是冬不拉的第一支歌,从此以后,草原上便流行开了哈萨克人民心灵的伙伴,冬不拉。

虽然现在很少有人会讲起这些故事,甚至很少有人知晓它的存在,但民间故事无疑是系着远古时期和当今时代的纽带,更是中华多元文化交流中不可或缺的因素,而对于个人而言,它是你已逝去的童年的影子,被遗忘却不可遗失的传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2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最新平台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